白日梦

遥纪当年

(友情提醒:前提是如果写得下去没弃坑的话,极其虐,慎入)

(人物设定谷大澍3岁)

下午3点,13岁的白澍在梦中依稀听到时断时续的琴声,醒来时听见果然是谷嘉诚在隔壁房间练琴——古琴。(注:古琴自古是男人弹的,古筝是女子弹的,所以不要觉得谷嘉诚弹古琴很娘哈)

白澍支起身子沉醉地听了一会儿,放任思绪乱飞。然后又倒在被子上,翻来滚去地玩儿。其时阳光正好,下午的阳光不过分热烈,带着和煦的暖意,一如谷嘉诚的微笑。

白澍和谷嘉诚是真正光着屁股长大的发小,都住在大学的家属楼里。白澍的父母和谷嘉诚的父母都是大学的教授,只是白澍父母是文学院的,而谷嘉诚的父母是理工院的,但彼此非常投合,相互欣赏,聊得来又住得近,所以白澍和谷嘉诚从出生开始就常在一起玩。

然而孩子的气质似乎也天生随父母。谷嘉诚沉稳内敛,白澍灵动活泼。大约因为互补,双方的父母反而更喜欢对方的孩子。当白澍还是小团子的时候,叫一声“大妈妈——”然后湿漉漉蒙着雾气一样的大眼睛看着谷嘉诚妈妈讨要抱抱,谷妈妈觉得心都要化了。白父却欣赏谷嘉诚言行越来越沉稳周到,颇有大将之风。

所以谷白两家父母因为学校经常安排的学者出国交流访问时,都很放心把自家的孩子放在对方家养。在白澍心里,嘉诚哥是除了父母最亲近的人了,其实也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。

这次白澍的父母又去欧洲交流访问了,要3个月才能回来,所以白澍又住到了谷嘉诚家。白澍和谷嘉诚念同一所中学,XX大学附中,白澍初二,谷嘉诚高二,这天是周末,他刚午睡好,谷嘉诚在隔壁弹古琴,亲近风雅,白澍在床上翻滚赖床…锻炼身体。嗯,各补所需。

谷嘉诚是运动能力很好的男孩子,酷爱篮球,白澍运动能力似乎天生偏弱,身体也瘦小些,所以他是最好的小跟班。谷嘉诚和朋友在场上酣战时,白澍就坐在旁边津津有味地观看,怀里抱着一堆哥哥们的衣服、包……

白澍喜欢当一个云淡风轻的旁观者,看谷嘉诚打球,听谷嘉诚弹琴,对他来说那么自然、那么自在、那么享受,谷嘉诚也喜欢带着白澍一起,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过,既然白澍不会打球为什么每次还要叫上他呢?当然,这个问题,他们都从来没有想过,因为彼此的存在,是太过自然的事情。

这天放学,谷嘉诚又和朋友约好了在一起打球,白澍依旧怀抱哥哥们的“财物”坐旁观赏。

这时过来两三个与谷嘉诚年龄相仿的男孩。这几个是大学里教职工的孩子,因为之前打球,与谷嘉诚他们有过摩擦争吵,回去又被父母数落,因此心中结怨,这时看见只有白澍一人坐在场边,便想借他出气。于是围坐上来。

谷嘉诚远远看到有几个人坐在白澍周围,以为也是来看球的,便没有在意,专心比赛。几个教职工的男孩坐下之后眼色一对,便开始撩白澍。一边拉他怀里的书包一边说:“哇!这不是科比的徽章吗?哪里弄的?太厉害了”。说着便动手,要解开扣在书包上的徽章。

白澍一直沉浸在比赛里,这时才注意到身旁的人,忙抢回书包说“这是嘉诚哥的,等他打完比赛,你问过他再拿吧!”

“看一下而已,干嘛这么小气!”说完用力一拽抢过书包,假装失手往地上一扔。

白澍这下生气了,雾蒙蒙的大眼睛瞪圆了。

没想到对方恶人先告状。

“我没拿住掉了你的包,给你拣起来就是了,你瞪什么瞪!想干嘛!”

“对啊,你想干嘛!”其他两个人也站了起来,一把把白澍推倒在地,狠狠地一脚把谷嘉诚的书包踢飞,转身就走。

白澍看对方身形高大、来者不善,没有吭声,又委屈又愤怒,咬着下唇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谷嘉诚在看到白澍被推倒时立刻跑了过来,一起打球的朋友见状不对也都赶来,结果那几个教职工的孩子没能顺利溜走,被拦了下来。

谷嘉诚拉起白澍环住他肩膀问:“怎么回事?白澍你受伤没有?”

白澍摇摇头,手指对方:“他们几个,故意挑衅,要拿你的科比徽章,又把你的包扔在地上,还踢了一脚。”

“哎,小弟弟,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呀,我只是同为球迷觉得那徽章酷,想看一眼,这个小兄弟不让,拉扯的时候包掉了,不给看我们就不看呗,怎么着,还不让我们走了?”对方又无赖又挑衅。

“你!”白澍气急,“你明明就是故意的。”

谷嘉诚看着白澍眼角疑似的泪光沉默了一会儿,怒极反冷笑了一下,突然出手抓起对方前襟往前一拽,对方一个趔趄,刚站稳就看到谷嘉诚放大逼近的脸看似没有表情。

“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白澍刚刚是不是你推倒的?”